魔兽剑客行:血色之恋之致命漂流瓶 荆棘谷篇

当前位置:英超预测万博app > 英超预测万博app > 魔兽剑客行:血色之恋之致命漂流瓶 荆棘谷篇
作者: 英超预测万博app|来源: http://www.ajaxcase.com|栏目:英超预测万博app

文章关键词:英超预测万博app,奈辛瓦里狩猎队

  本月月初,发生在荆棘谷东南面哈圭罗岛的珍稀宠物谋杀案的侦破工作已取得重大突破。藏宝海湾警方根据这一线索,本着宁可信其有的严谨办案风格,当即抽调精干力量形成特别行动小组,配发从锈水财阀新购进的加强版涡轮三轮车,由杰克•老拳亲自带队,沿途追捕犯罪嫌疑人。

  注:本篇内容除“哈圭罗岛漂流瓶任务”,其余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场惊心动魄的跨越种族的苦恋,最终却以痴情男身首异处、死不瞑目的悲惨结局收场,究竟是谁在焚琴煮鹤、暴殄天物?”

  “藏宝海湾与奈辛瓦里狩猎队明争暗斗,荆棘谷上空阴云密布,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过节?”

  本月月初,发生在荆棘谷东南面哈圭罗岛的珍稀宠物谋杀案的侦破工作已取得重大突破。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经落网。

  然而,案情谜底的揭晓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狂掉下巴:原来这场惨绝人寰的谋杀案,乃至藏宝海湾与奈辛瓦里狩猎队的冲突台面化,居然是由一个小小的漂流瓶引起的!

  本月3日下午3时左右,大雨初霁、阳光明媚。藏宝海湾的大财主里维加兹带领七八位官方要员和支持者,一同前往位于荆棘谷东南面的哈圭罗岛,视察他的宠物饲养基地。

  在饲养基地主要负责人的陪同下,里维加兹先生信步所至,饶有兴致地做了绕岛一圈的参观,并悉心听取了有关基地建设、宠物饲养及小岛安保等工作汇报。

  汇报结束之后,里维加兹先生特别提议,要前去看望他引以为傲的霸气宠物——大猩猩穆克拉。

  然而,当众人抵达特意设在小岛西边的饲养点时,却发现不少宠物已被残忍杀害,有的被开肠破肚,有的被扒皮抽筋,现场一片狼藉。据不完全统计,该宠物谋杀案一共造成12只宠物死亡,其中包括5只丛林猎豹、7只蓝鬃大猩猩。

  而在这7只被杀的大猩猩中,就包括被尊敬的里维加兹先生奉为掌上明珠的爱宠——大猩猩穆克拉。

  为了增进大家对里维加兹先生爱宠的了解,我们从饲养基地找到了他的详细资料:

  惨案发生之后,藏宝海湾警方高度重视,随即成立了专门调查组,奔赴事故现场进行调查取证,案件侦破工作也随之有序展开。

  然而,由于案情发生太过突然和作案者反侦察的意识十分强烈,再加上大雨冲掉了现场的足迹,为期两天的现场勘查和取证工作并不如人意,而现场仅有的两条线索,非但未让案情有所推进,反而让案件侦破陷入了更深的迷雾。

  从这两点来看,这个嫌疑人猎杀手段不高,可能是刚入门或是个二把刀,甚至还有可能他压根都不是猎人——换言之,普天下所有人都有成为凶手的可能。

  然而,案情的线索虽然充满着显而易见的龃龉,但调查小组组长杰克•老拳还是当即表示:“很显然,这起谋杀案出自一个或者一群猎人之手。”

  在对荆棘谷错综分布的势力进行细致梳理后,藏宝海湾警方将驻扎在荆棘谷北面的奈辛瓦里狩猎队列入了重点怀疑对象。原因有四点:

  1、有作案的动机。赫米特•奈辛瓦里二世在“荆棘谷宠物大乱斗”中连续四次输给里维加兹先生,最后一次更是损兵折将,丢尽了颜面,都是拜大猩猩穆勒克所赐。赫米特气急败坏,在比赛现场甚至都曾扬言要报仇雪恨。

  2、有作案的实力。奈辛瓦里狩猎队对动物的猎杀实力,早已臭名昭著、天人公愤,打黑枪下黑手、涂剧毒放陷阱,无所不用其极。另外,他们不但在荆棘谷草菅兽命,而且还将魔爪伸向了外域、诺森德。这种野蛮且可耻的行为终于惹怒了正义组织——塞纳里奥议会仁德会,听说两者还在诺森德正面交锋、大打出手。

  3、有作案的时间。奈辛瓦里狩猎队视财如命,幽灵似的游离在荆棘谷丛林,为了牟取暴利,这帮匪徒不分昼夜、不分晴雨,丧心病狂,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们极有可能抓住了哈圭罗岛守卫换班的空档,狙杀了里维加兹先生的爱宠穆克拉。

  4、有作案的劣迹。现场留下的线索虽然折射出凶手是刚入门的猎人或并非猎人,但很难排除这不是奈辛瓦里狩猎队故布疑阵,自作聪明!更何况,收罗党羽、来者不拒,本身就是该组织的“优良传统”,而且拜入门下的首要任务,就是杀一系列珍禽异兽作为见面礼。

  大财主里维加兹先生听完警方工作汇报后,立即于当晚黄金时档发表了电视讲话:

  “我以藏宝海湾的巨大雕像的名誉保证:这绝对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的谋杀,我一定会敦促当局彻查到底!在此,我奉劝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们搞清形势,趁早自动投案,不然被我抓到,我非告死你们!

  另外,我还想警告那些在宠物对战中败北的赌客们,摆正心态,愿赌服输,不要在背地里搞些自作聪明的小动作!你们要记住:荆棘谷永远属于、而且只属于伟大的藏宝海湾!”

  本月中旬,藏宝海湾警方也开始增派警力,加大对藏宝海湾及其周边丛林地区的巡逻力度,并把荆棘谷地区系列动物猎杀案作为重点侦查和突破对象。

  与此同时,藏宝海湾港务局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近日将加大了有关动物皮毛皮革等原材料的审查力度,进一步细化了货物过关程序,“一定要出重拳,坚决斩断某组织非法狩猎的黑色利益链条”。

  就在港务局例行记者会的第二天,奈辛瓦里狩猎队立刻向港务局提出了强烈抗议,并在其销量领先的官方日报《荆棘谷的青山》上,发表了严正声明:

  “荆棘谷是造物主赐予艾泽拉斯所有生灵的馈赠,自古以来就是属于艾泽拉斯所有子民,而非那些成天把‘时间就是金钱’挂在嘴边、中饱私囊的绿皮家伙们!

  奈辛瓦里星际探索与贸易集团(以下简称“狩猎队”)是一个胸怀苍生,放眼宇宙的大型跨星球企业,尊敬的赫米特•奈辛瓦里先生和奈辛瓦里二世先生都是拥有猎奇寰宇战略眼光的领袖,他们这种雄远的志向和宏大的格局,岂是那些唯利是图、贪得无厌之辈可以比拟的!”

  1、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法理角度,奈辛瓦里狩猎队在荆棘谷的狩猎和贸易都是合法的,请那些自以为是的尖嗓子趁早死了妄图独霸丛林的野心。

  2、奈辛瓦里狩猎队是一个有立场、有操守的大型企业,向来行得正、坐得稳,拿得起、放得下,光风霁月,磊落光明,至于那些指桑骂槐、借题发挥的鬼把戏、小伎俩,我们是不屑一顾的。

  3、奈辛瓦里狩猎队是一个有实力的组织,虽然我们在宠物大乱斗中遭遇小小挫折,然而我们已经收到来自外域、诺森德、潘达利亚的强力外援,在下一届竞赛中,我们一定会用血淋淋的现实狠狠地抽打那些自高自大、不可一世的绿皮家伙的脸!

  4、我们敦促藏宝海湾港务局摘掉有色眼镜,一视同仁,照章行事,并将保留进一步在《白色雷象一般的山丘》、《诺森德的雪》、《潘达利亚的迷雾》等报纸上进行声讨和谴责的权利。”

  港务码头聚众斗殴事件也呈直线上升,一天最多接连发生七起;还有目击者称,在古拉巴什竞技场附近,连续几天都看见两股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开枪互射,持续时间达两小时。

  然而,就在双方争执不下、冲突进一步加剧的紧急关头,一条意外的线索出现了,立刻将荆棘谷从战争的边缘挽救回来。

  欢迎回来,这里是定期直播的《早安,荆棘谷》,我是节目主播加拉里安•噪音。

  刚才我们说到,就在冲突的阴影开始笼罩荆棘谷的紧急关头,一条意外的线索的出现,让僵持的局势有了的转机:案情峰回路转,顿时朝着一个更加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本月22日,就在警方对哈圭罗岛周边地区进行地毯式盘查时,一个自称是目击者的男子,向警方表示:“这事不是奈辛瓦里狩猎队干的,而……而是一个人类醉鬼!”

  警方当即对其进行了控制:原来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藏宝海湾捉住,之后又被里维加兹先生释放的的血帆叛徒。

  对于他的身份,藏宝海湾东门入口守卫也予以了证实:“是的,自打我开始在这里站岗,这家伙就躲在这个山坡上,掐指算算也有七八年了……至于里维加兹先生为什么放了他,就不是我这样愚笨的头脑能揣摩的!”

  根据内线为我台提供的藏宝海湾警方审讯视频资料得知:此次对于血帆叛徒的审问,是由调查组长杰克•老拳亲自执行的,并对其实施了临时性即兴逼供。

  由于视频场面比较血腥,为了唾弃暴力和避免吓坏小朋友,我们只摘取了几个片断,来厘清案情的原本。

  “是的,这是我亲眼看到的……这事不是狩猎队干的!”(血帆叛徒一脸的不安)

  “那是3号上午9点左右,当时下着大雨,我躲在一颗椰子树下避雨……”(血帆叛徒原本整齐的头发乱成一团)

  “……一个人类醉汉醉得不成人形,光着膀子,歪歪扭扭地从大雨中走了过来,手里还提溜着一个朗姆酒瓶……”(血帆叛徒左眼圈出现明显的淤青)

  “不不,我没有撒谎……他的确是朝着哈圭罗岛走去的,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匆匆忙忙地离开,顺着大路朝着北边去了……”(血帆叛徒额头鼓起一个大包)

  “是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是我第8次被入口守卫哥们拒绝入内避雨……我很沮丧,迎面就看到他了……”(血帆叛徒鼻血流到了嘴角)

  “是的是的,老拳先生!我想起来了……那家伙确实是个穷光蛋,浑身上下比我还要破烂!”(血帆叛徒捂着嘴巴,吐字模糊不清)

  “哦,天啊……我怎么可能干这事,我是诚心诚意地报答……里维加兹不杀之恩的……”(血帆叛徒趴在桌子上,声音明显变小)

  “……他……他脸上蒙着一个破旧的红色口罩……脊背上还有一条条鞭痕,跟毒蛇一样……”(血帆叛徒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已经是气息微弱)

  藏宝海湾警方根据这一线索,本着“宁可信其有”的严谨办案风格,当即抽调精干力量形成特别行动小组,配发从锈水财阀新购进的加强版涡轮三轮车,由杰克•老拳亲自带队,沿途追捕犯罪嫌疑人。

  就在特别行动小组追到纳菲瑞提湖泊附近时,萨曼莎•迅蹄——杰克•老拳的老友为他送来了更加惊喜的线索。

  这只母牛成天无所事事,七八年如一日地漫步在荆棘谷的大道上,这回可算发挥出了光和热。据她哼哼唧唧地反映:

  “是的……就在两天前,有那么一个丑陋不堪的人类冒失鬼惊扰了我……开始他试图要骚扰我,被我严词拒绝了……后来他就让我送他一程……要不是我看中他手里这件普巴尔公主的长裙……”(她提着长裙的领子,向杰克展示)

  “嘿嘿,那件公主的长裙真好看……什么?普巴尔公主是谁?你问我,我问谁呀?”

  “那家伙一看就是个穷光蛋,这件长裙肯定是他偷抢来的……是的,他脸上是蒙着一个红色面罩……他背上的鞭痕我还摸过,有点……呃,性感!”(她扣了扣鼻子,满脸神往之色,似乎意犹未尽)

  “我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会‘原野奔跑’的牛头人……我就这么把他夹在胳肢窝,把他送到……我也不知道那儿是哪儿,那儿到处都黑黢黢的,有很多墓地、骷髅,还有乌鸦……”

  在得悉犯罪嫌疑人的确切去向之后,杰克•老拳一行马不停蹄,一路朝暮色森林乌鸦岭赶去,于当晚9点左右,在暮色森林与西部荒野交界处的木桥上将嫌疑人抓获,并连夜押解回藏宝海湾。

  经过三天三夜的紧密审讯,确认该犯罪嫌疑人正是本月3日哈圭罗岛珍宠谋杀案的案犯,暴风王国籍,目前供职于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迪菲亚兄弟会。

  据其交代,因为死亡之翼的肆虐,造成西部荒野出现大面积饥荒,该嫌疑人为求活命,私自乘小船从西部荒野灯塔出发,意图到荆棘谷谋生,谁知途中遇上风暴,他一路漂流到了南野人海岸。

  在一次偶然的际遇下,他才溜上了哈圭罗岛,于是就有了本月初的那起珍宠谋杀案。

  该犯罪嫌疑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对作案地点进行了现场指认。由于相关视频的血腥程度,远远超出了暴力鉴定专家的心理承受极限,所以我们还是选取了部分片断,并对画面进行了合理的遮挡。

  “我在南野人海岸上了岸……当时船上大部分东西都丢了,就剩下了几瓶朗姆酒……”

  “不不,我不是猎人,我是一个盗贼……那些冰冻陷阱是我从铁炉堡那些矮子猎人身上偷来的!”

  “求你别打了,我交代,我全部交代!我……我只是想从蛮荒海岸游泳,绕过海角,偷偷溜进藏宝海湾的……我知道入口的卫兵是不可能允许像我这样的流浪汉进去的……”

  “我给风暴给吓着了,好多天一看见大风和大海,就浑身哆嗦……为了给自己壮胆,喝下最后一瓶朗姆酒,脑袋开始发蒙……我就朝海边走去……”

  “到了海边,我才发现……那瓶朗姆酒的酒力根本不够……我在海边犹豫了很久,都没敢下水……”

  “就在这时,脚边沙地里……不知道埋着什么,把我眼睛刺了一下……我扒开一看,居然是一个朗姆酒瓶……是的,我当时简直要乐疯了……可是拔去瓶塞,我失望了:酒瓶里没有酒……只有一张纸条……是的,只有一张纸条!”

  “当时……我很恼怒,对于一个没有喝饱酒的酒鬼来说,还有……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他恼怒的呢……我使尽全身力气,把酒瓶和纸条……扔到海里!”

  “可是……当我沿着海边瞎走一段后……我才意识到刚才的酒瓶和纸条,是有人故意做的……因为接下来,我发现沙地里埋的、海水里漂的,还有……很多相似的酒瓶,酒瓶里也照样塞着一张相似的纸条……”

  “求你了,让我睡一会吧,我都两天两夜没合眼……哦,天啊!当时我……我展开纸条,细致读了一下,这才知道有人在求救……是的,就是我这张纸条!”

  “这纸条里说得不清不楚的……我怕这人赖账,不单留着这张纸条,而且接下来我替她卖力的所有证据……我都暗中收着在!”

  “是的,我穷疯了……我亟需一笔钱,所以我就按照纸条上的描述,在蛮荒海岸找了好久……这才确定她极有可能被囚禁在对岸的哈圭罗岛……”

  “呜呜呜……呜呜……我真是后悔极了,事先我哪儿知道求救的,居然是一头母牛,还是一头又自恋又臭屁的母牛……哎哟!别打了,我……没撒谎,她的确自封为普巴尔公主!”

  “别看她人模狗样的,嘚瑟起来……倒是一套接一套的……一会害怕她那一身美好的的牛肉,会便宜了了岛上的大猫肚子……”

  “一会又臭屁地要摆公主的排场……要我去找岛上的猩猩猴子们讨要她的公主器物……”

  “最后……我实在忍受不了了,扭头就要走……她这才告诉我到底是谁囚禁了他……是的,是大猩猩穆克拉抓了她……要她做他的压寨夫人……”

  “我……我没有撒谎……虽然我……我也搞不清猩猩是怎么爱上一头母牛的……但这是千真万确的……”

  “穆克拉……是一头痴情的猩……不,是汉子……他没逼迫那头母牛就范,只……只是把她锁起来了,而他自己……却躲在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想……想必是相信终有一天,她……她会为他的痴情所感动……要不是我的出现,这……或许诚如您所说,它们……会成就一段跨越种族的爱恋……”

  “我知道……穆克拉肯定不……不会老老实实地交出钥匙,还……会怒羞成怒,把我撕成碎片……我就布下了陷阱,杀了它……是的,岛上的守卫一……一直都像死猪一样趴在岗亭里睡觉……”

  “普巴尔走之前……摆出三件奖励,我……最后选了一件裙子……裙子?送给另外一头母牛了……不不,您误会了……我没想勾引她,我只是……我多余……哎哟、啊呀……”

  案情明了、证据充分、嫌疑人锒铛入狱,一般谋杀案到了这里,基本上也就画上句号了。

  “我以藏宝海湾的巨大雕像的名义保证,这事还没完!我们有充分的怀疑来肯定,这起针对穆克拉的谋杀案绝非这么简单!我们也有充分的信心和耐心去挖出隐藏在案件背后的那只黑手!”

  “至于这个可怜的替罪羊,我们藏宝海湾也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判他在码头劳教两年,然后驱逐出境,永远不得踏足荆棘谷!”

  “首先,我们向敢于抽霸权主义者耳光的勇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慰问!对于这样的勇士,我们奈辛瓦里星际探索与贸易集团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关于穆克拉之死一案的侦破,我们进行了全程监视和及时识别,并对案情的原委和内幕有深度的知悉和洞察,请那些指桑骂槐的跳梁小丑趁早收起丑恶的嘴脸!”

  “我们奈辛瓦里星际探索与贸易集团向来秉承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理念,不主动挑事,但这绝不意味着我们怕事!对于那些胆敢挑战我们底线、威胁我们核心利益的挑衅者,我们有充分的把握将他们流放到阿古斯去!”

  两大阵营针锋相对、各不退让,荆棘谷顿时战云笼罩、硝烟弥漫,谁能想到揭开这场纷争面纱的,居然是一只稀疏平常的漂流瓶!不得不让人感慨:世事比戏更戏!

  而整个案件最大的输家大猩猩穆克拉,苦恋母牛妹普巴尔公主不得,反而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落得个死不瞑目,固然令人唏嘘感慨、扼腕叹息,然而这也不由得我们不鄙视它的泡妞智商:

  你说你一个名符其实的坏蜀黍,玩什么羞羞答答的文艺范儿?你一心一意地要推倒萌妹纸,脸皮不厚怎么得的了手?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